言阙

脑洞有,但我的手有它自己的想法

来自一个庄园主

我是这个庄园的主人,我最近有点头大,还有点蛋疼。是真的蛋疼。

我和奥尔菲斯吵架了,小先生一脚踹在了我……有脑子就知道我说的是哪。那一瞬间,不对,我现在也觉得我废了。

按理说小先生这么好的脾气是不会生气的,但是我,作过头了。

作为一个有节操的庄园主,我在这里忏悔:

我不该和小先生玩捆绑play还有道具play,不该让小先生射到哭出来,不该……

“啪!”
“小先生!我有在认真忏悔啊!为什么丢拖鞋在我脸上!”
“闭嘴!”
“那,我可以进去了吗?”
“不可以,滚。”

这就是传说中的仰望星空派???霸气

我是怪物吗?

“你觉得我是怪物吗?小先生。”
“为什么这么问?”
“没什么,小先生眼里我是什么呢?”
“……”
“小先生?”

我是个怪物。

没人比我更清楚这一点。

但他不愿意相信。

“你为什么会是怪物?”奥尔菲斯皱着眉头,啪的一下把日记拍在我额头上。

“我不会死欸,小先生。”我知道我笑的贱兮兮。

“不会死就是怪物吗?”

“可我与你不一样。”

“那里不一样?你比我多了一个脑袋一张嘴?还是你会飞?”

“小先生……”

“闭上你的嘴!把这些奇怪的想法丢掉!”

“嗯!”

我不是怪物,但他不能永远陪我。


我蹲在他的墓碑前,前面摆着黑白相错玫瑰。

“I love you, My redemption ”

关于庄园主和奥尔菲斯先生

1.名字

庄园主的名字千奇百怪,但奥尔菲斯生气时会叫他Scrooge。斯克鲁奇,意为吝啬鬼。

“你买下了一家游乐场?”
“对呀~小先生。求生者和监管者玩都的很开心那~”
“……”
“那我的沙发?”
“啊?什么沙发?”
“亲爱的Scrooge啊。”

庄园主听见这个名字后虎躯一震。

只听奥尔菲斯微微启唇,道:“给老子爬远些。”

2.体重

奥尔菲斯是一个落魄的私家侦探,一个很穷的私家侦探,连房租都已经交不起的那种。
可自从来到这个庄园后,爱妻心切的庄园主像喂猪一样的把奥尔菲斯喂了起来。

“你,觉得我胖吗?”奥尔菲斯捏了捏自己肚子上的赘肉。

“其实我觉得肉肉抱起来比较苏福。”

“说。”

“小先生啊,你不是胖,你是丰满。”

“那就是胖。”

“小先生,我错了。”

“嗯,滚。”

奥尔菲斯【谁把老子喂成这样,你心里没有一点ac中间数吗?】

3.睡姿

侦探先生睡觉时很老实,庄园主就正好相反。每天奥尔菲斯半夜都会发现庄园主不见了,且被子离奇失踪。

反正已经习惯了,他熟练的从床底下掏出被子,然后拖出睡死的庄园主。

“小先生。”
“嗯?”
“为什么每天我头上出现一个包?”
“噗。不知道。”
“可你明明笑了!”
“没有,我看日记去。”

庄园主【难道……有鬼!】
奥尔菲斯【这是我家智障,对不起,拉走了。】

4.故事

庄园主有一次突发奇想给奥尔菲斯讲故事。

“从前有一个公主她……”
“皮肤雪白?因而得名白雪公主?”
“不是。”
“出生那天有个巫婆诅咒公主因为纺锤而沉睡?”
“嘤嘤嘤,小先生让我讲完啦。”
“不要,滚。”

然后庄园主再没给奥尔菲斯讲故事。
5.失宠

毛茸茸的动物总是惹人喜爱,奥尔菲斯全心全意的揉着胡子先生,庄园主幽怨的声音从沙发背后传来。

“嘤嘤嘤,小先生你不看日记吗?”

“不看。”沉迷撸猫。

“嘤嘤,我带你去庄园玩?”

“不去。”持续沉迷撸猫。

“嘤,小先生你不爱我了。”

奥尔菲斯叹了口气,放下那只胖乎乎的橘猫。绕到沙发后,蹲在庄园主面前,伸手撩起他的头发,快速“啾”一下。

“I love you.John Doe  .”

悲痛,如影随形:

我爱破站,我也尊重破站,不为破站招黑,从我做起。

枯骨T·W·K:

永驻B站

First rain:

软果不软【负能倾听】:

(๑•̀ㅁ•́๑)✧

Gas cat:

B站的朋友们,请认真帮忙转发

点梗

46fo可以点梗吗

感谢你们,我想要一个脑洞

光速写出来,你信吗?

@( 'o')/=͟͟͞͞θ吃药群众 (吃肉)
耶,感觉自己老厉害了(叉个腰)
下次再也不会写了
小破车翻起来,破车只有一个发动机,不知道怎么搞微博,连独轮车都不是
(太辣鸡了)

庄园日记——薇拉·奈尔(三)

我是薇拉·奈尔,为了完善【忘忧之香】我来到了这个恶名昭彰的庄园。

7月30日,阴
有几天懒得写日记。
今天遇见了“慈善家”,他叫克利切·皮尔森。
夜莺小姐给我的资料里,“慈善家”这个名字打上了引号,奇怪。
皮尔森先生应该是喜欢艾玛的,我遇见他时,他正邀请艾玛与他一同前往花园。

“伍,伍滋小姐,克,克利切想和,和你一起,一起去花,花园。”

结结巴巴的,意外可爱吗?

“抱歉,皮尔森先生。我要去找艾米丽,先走了,拜拜。”

艾玛果然更喜欢和艾米丽待在一起。

“伍,伍滋小姐……”

被拒绝了。

我看见他蹲了下来,扯了扯帽子,肩膀上下起伏着。

“先生,你怎么了?”我当时是走过去安抚他了吧。

“克,克利切才,才没有哭。你,你,是谁?”

不打自招嘛。

“我是薇拉·奈尔,庄园新人。”我拿出手绢给他“擦擦?”

“克,克利切,才不会感谢你!”

“嗯嗯,那我先离开了?”我向他告别。

他不停的揉搓手里的柱状物,好像应该是手电筒的样子。

“克,克利切,克利切·皮尔森!是,是我的名字!”

“嗯?好的,皮尔森先生。很高兴认识你!”

“……嗯,克,克利切,也高兴认识你。”

7月34日,阴
我好像越来越懒了,不愿意每天写日记了。

没关系吧?

今天有一场“游戏”,我再一次遇见了皮尔森先生,他和一个带着魔术帽的男人站在一起,很开心的样子。

见我过过来后很紧张的样子,贴在那个男人耳边凶巴巴的说了些什么,但男人却笑的更开心了。

“你好,皮尔森先生。”

“哼。”

我听见他这么说,我想着就是艾玛口中的傲娇吧。

“您是?”我将目光转向皮尔森先生身边那位男人。

“您好,小姐。我是瑟维·勒·罗伊。”

他摘下了自己帽子行了个屈膝礼。

“大家已经到了吗?”

我听见了海伦娜的声音,美智子小姐正引领着她向这边走来。

“我希望我没有迟到。”

海伦娜的语气还是那样轻柔,美智子小姐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的爱人。

在之后的事,不过就是换服装,前往游戏了。我想皮尔森先生的服装游戏有些招摇了,但看他满不在乎的样子,我还是不多说的好。

游戏过程不记得了,是平局。

我和罗伊先生被绑上狂欢之椅,率先回了庄园。

赛后我看见,皮尔森先生对着罗伊先生指指点点,批评着他错误。

我有听见一些。

“克利切说了不要来救克利切!”
“为什么呢?”
“不要就是不要!”
“但你是我的爱人。”
“欸,欸,你,你说,说什么!瑟,瑟维是大笨蛋啦!”
“克利切!”

这是他们的相处模式吗?所谓男人的友谊?难懂。

7月35日,晴
对太阳有一种久违的感觉,阳光洒在一个名为湖景村的小渔村,平添了几分生机。

庄园主在这举行了聚会,代号黄衣之主的监管者凭空唤出几条大大的章鱼触须?美智子小姐做了些章鱼小丸子,但更多的触须是直接洒上孜然放在火上烤,味道还是不错的。

庄园主脑子抽风了?举行聚会?他越来越难懂了。

但那个黄衣之主召唤章鱼触须时的眼神我永远不会忘记,太有趣了,就像是被丈夫抛弃妻子。

他被谁抛弃了?那些触须吗?真好玩。

库特先生在一旁安慰着那个怪人,怪人拉了拉他的帽子,用触须卷起库特先生,带进了那条废弃的渔船。

“大家不用去看看吗?”我有些担心。

“不用但心……没,没问题的!哈斯塔可是神呀!哈哈哈!”奈布先生举着酒杯摇摇晃晃的。

“奈尔小姐,你,你也来喝啊!”那位前锋,威廉·艾利丝这样说。

“我想还是算了……”

“别呀!喝嘛~”艾利丝先生的话甚至带了一点撒娇的意味。

“啪”小丑裘克先生用力拍了下桌子,除了喝高的两位,大家都安静了下来。

“我受不了了!庄园主,我带我家爱丽丝回去了!”

他大声吼着,把前锋先生往背上一扛,头也不回的走了。

杰克先生摘下面具的脸也阴沉沉的,跟庄园主打了声招呼也离开了,当然是带着奈布先生离开的。

可我似乎记得好像要去什么地方来着,记不住,就算了。

(玛尔塔当天晚上给了我一个录音机,让我听。困,明天听。)

7月36日,?
录音机内容:

艾利丝:欸,奈尔小姐,喝,喝酒呀!

裘克:睁大眼睛看看我是谁!

艾利丝:我看,看看啊。欸!你是奈布!奈布,你,你怎么不喝啊?

裘克:呵,小爱丽丝我给你喝点别的吧。醒醒酒。

消音。

有什么意义吗?搞不懂玛尔塔。

奥尔菲斯先生在红教堂穿女装?!(并没有,不要理会标题)

不要管标题
结尾有杰佣,裘前沙雕段子。
打不打标签呢

今天的侦探先生依旧提着他的核能油灯在大厅看日记。与以往不同的是,一个自称是庄园主的男人站在沙发后笑眯眯的看着他。

奥尔菲斯用力合上日记,站起来把日记拍在男人头上“看够没。”

“没有呢~您真的很可爱。”男人像是没察觉到他的敌意“诶呀,别总是皱着眉头。来,笑一个。”

甚至于他还伸出手提了提侦探的嘴角。

奥尔菲斯拍开男人的手,张了张嘴,到底还是没骂出声。

“说一个男人可爱你不觉得没礼貌吗?”奥尔菲斯抬手扶住了额头颇为无奈的样子。

“可更没礼貌的是你吧,小先生。擅自闯入别人的屋子,不乖。”

“什么意思?”奥尔菲斯自动忽略了男人对他的称呼。

“已经说过了,我是这个庄园的主人。我的小先生呀。”男人绕过沙发,扶着侦探先生的腰,打了个响指。

画面一闪,奥尔菲斯来的了日记所描述的红教堂。

“嘶,都什么时候喝的酒了。怎么会有幻觉出现。”奥尔菲斯很无奈特别无奈,自我催眠,这只是幻觉,没错幻觉。

“诶呀,小先生,别急着逃避。来,摸摸看,像是幻觉吗?”

男人不知从哪冒出来,抓住奥尔菲斯的手,放在自己胸口。

“幻觉会有心跳吗?”

“你,你变态啊?!”奥尔菲斯甩开男人的手骂到。

“小先生,你这样说我很伤心啊。”男人装作要哭的样子用手捂住眼睛,然而视线却从手指的缝中飘出来。

“唉。”奥尔菲斯又一次伸手按上了自己的鼻梁“我认了,你就是庄园主。快放我回去,我还有一堆日记没看。”

“小先生,你以为我带你来这个只是为了证明我是庄园主吗?”男人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是的,没错。好的,我要回去了。”

“当然不是这样了好嘛!这里可是教堂啊!你没有其他什么想法吗?”男人把脸凑到奥尔菲斯跟前,期待他的下一句话。

奥尔菲斯默默推开男人的脸,回了一句:“没有。还要我说几遍。放我回去!”

该死的杰克,果然想小姐们说的那样是个骗子!回去扣他工资!

“想什么呢。”奥尔菲斯见男人不说话,脸色还变来变去的,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既然杰克的方法行不通,那就用裘克的吧。”

“你嘀嘀咕咕什……”么呢?

奥尔菲斯话未说完,男人抓住他的手,把他拉到自己跟前,就是一个大大的mua

杰克的方法:感化他
(我家小奈布就是这么被我这样骗来的。)
奈布:当年我可能是瞎(望天)

裘克的方法:喜欢一个人就上了他呀!然后再谈恋爱呀!上不到就给春/药呀!把他曰的嗷嗷嗷叫呀!
(我和我的前锋小宝贝就是这么来的!)
前锋:凑合着过呗,还能离咋滴(望天)

庄园主的吐槽

我是欧蒂丽丝庄园的主人,我的名字嘛有很多,千奇百怪什么都有。直接叫我庄园主就好。

我举行了一场游戏,用金钱和秘密吸引了一大批参与者。这是场有趣的游戏,猎物与猎人的追逐赛。猎人乐在其中,猎物只能慌忙逃窜。我要求他们用日记记下游戏过程,以便我以后回味。

但是我举行的明明是恐怖游戏!你们tm的怎么给我整成了恋爱虐狗游戏?

我给名为杰克监管者送去了一把玫瑰手杖,好让他体现他所谓的绅士风度。这应该是游戏变质的根本……

杰克的业绩直线下降,我观看游戏的兴致也直线下降。在他的游戏里我可看不见追逐赛,只有一个个小姐姐排队等杰克抱抱。是我庄园女生太多还是你杰克太飘?

为了扭转这种情况,我带来了一个刺头,不对,是佣兵,还是当过军人的佣兵。我就不信铁血军人还会让杰克抱,一拳锤死你哟。

然后我错了。

我低估了变态,那货更高兴了,业绩下降更快了。整局游戏和佣兵腻歪,不务正业。在红教堂结婚,在胡景村看海。

这个监管者没用了,垃圾站麻烦收一下。

好在其他监管者还是比较正常的,嗯,相对杰克比较正常。

靓仔小丑和前锋互撞,撞着撞着就上床上了……(很棒棒哦你们)

美丽的红蝶小姐成为了盲女海伦娜新的盲杖。

魔术师和“慈善家”走上了偷我钱的不归路。

连哈斯塔这个神也加入了秀恩爱的队伍,整个庄园弥漫着恋爱的酸臭味,单身狗的清香已经掩盖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