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阙

在冷圈的边缘试探……
试探个屁一脚跨过去。
我告诉你,我不仅要跨过去
我还要开车,开火车。
庄侦好吃,可惜没粮。
来个大佬产粮吧,自割大腿产量好累

奥尔菲斯先生在红教堂穿女装(我觉得我可以开车)

先过度一下,然后开车。

开完车再考驾照
不要管标题,侦探先生女装什么的车里再写
结尾有杰佣,裘前沙雕段子。
打不打标签呢




今天的侦探先生依旧提着他的核能油灯在大厅看日记。与以往不同的是,一个自称是庄园主的男人站在沙发后笑眯眯的看着他。

奥尔菲斯用力合上日记,站起来把日记拍在男人头上“看够没。”

“没有呢~您真的很可爱。”男人像是没察觉到他的敌意“诶呀,别总是皱着眉头。来,笑一个。”

甚至于他还伸出手提了提侦探的嘴角。

奥尔菲斯拍开男人的手,张了张嘴,到底还是没骂出声。

“说一个男人可爱你不觉得没礼貌吗?”奥尔菲斯抬手扶住了额头颇为无奈的样子。

“可更没礼貌的是你吧,小先生。擅自闯入别人的屋子,不乖。”

“什么意思?”奥尔菲斯自动忽略了男人对他的称呼。

“已经说过了,我是这个庄园的主人。我的小先生呀。”男人绕过沙发,扶着侦探先生的腰,打了个响指。

画面一闪,奥尔菲斯来的了日记所描述的红教堂。

“嘶,都什么时候喝的酒了。怎么会有幻觉出现。”奥尔菲斯很无奈特别无奈,自我催眠,这只是幻觉,没错幻觉。

“诶呀,小先生,别急着逃避。来,摸摸看,像是幻觉吗?”

男人不知从哪冒出来,抓住奥尔菲斯的手,放在自己胸口。

“幻觉会有心跳吗?”

“你,你变态啊?!”奥尔菲斯甩开男人的手骂到。

“小先生,你这样说我很伤心啊。”男人装作要哭的样子用手捂住眼睛,然而视线却从手指的缝中飘出来。

“唉。”奥尔菲斯又一次伸手按上了自己的鼻梁“我认了,你就是庄园主。快放我回去,我还有一堆日记没看。”

“小先生,你以为我带你来这个只是为了证明我是庄园主吗?”男人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是的,没错。好的,我要回去了。”

“当然不是这样了好嘛!这里可是教堂啊!你没有其他什么想法吗?”男人把脸凑到奥尔菲斯跟前,期待他的下一句话。

奥尔菲斯默默推开男人的脸,回了一句:“没有。还要我说几遍。放我回去!”

该死的杰克,果然想小姐们说的那样是个骗子!回去扣他工资!

“想什么呢。”奥尔菲斯见男人不说话,脸色还变来变去的,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既然杰克的方法行不通,那就用裘克的吧。”

“你嘀嘀咕咕什……”么呢?

奥尔菲斯话未说完,男人抓住他的手,把他拉到自己跟前,就是一个大大的mua

哇,我写的什么。(还是要开车)

杰克的方法:感化他
(我家小奈布就是这么被我这样骗来的。)
奈布:当年我可能是瞎(望天)

裘克的方法:喜欢一个人就上了他呀!然后再谈恋爱呀!上不到就给春/药呀!把他曰的嗷嗷嗷叫呀!
(我和我的前锋小宝贝就是这么来的!)
前锋:凑合着过呗,还能离咋滴(惆怅)



杰克:老庄,你这叫感化?
庄园主:不然
杰克:告辞
庄园主:呵

杰克从不自诩是什么好人,但那些礼仪是深刻在他骨子里。对女士们礼貌,将最后一位求生者带到地窖放他离开。

欧帝丽丝庄园里的大部分求生者都对他有好感。

可是那位佣兵先生对此并不感冒。

“萨贝达先生,您为什么不喜欢杰克啊?”一场游戏结束,艾玛趴在废弃的狂欢之椅上问。

“就是不喜欢。我看不惯他那一副伪绅士的样子。弄什么公主抱,花里胡啊!停停停!痛痛痛!”

艾米丽手上一用力,直接让铁骨铮铮佣兵嚎了出来。

“抱歉,手滑了。”完事后艾米丽还摊了摊手,表示只是意外。

“我到不这么觉得。”奈布小声嘀咕着。

“旧伤复发,新伤问题不大。需要换药的时候我会来找你。”艾米丽面无表情的陈述着奈布的伤势,甚至还给他系了个漂亮蝴蝶结。

“这个是什么东西……”

“有的东西。幸好今天的监管者是杰克,如果裘克就不会仅仅是现在这样了。”艾米丽收拾着自己的医药箱,回答他。

“那家伙不就是是个伪绅士嘛,而且就是裘克我也不怂。”奈布挥舞着自己的钢铁护肘。

“是不怂,但后果会更严重一点。比如你的菊花还会好吗?”

“……艾米丽你变了。”

“哪有。而且我觉得杰克是个不错的家伙,他对待女性很礼貌。”

“我的天使啊,我们可以去玩了吗?待会爸爸要来修椅子了。而且他有给我做小饼干,一起吃吧!”艾玛等已经不耐烦了。本来是自己和萨贝达先生聊天的,天使直接抢走了话题,好气哦。但艾米丽永远是最好的!

“等等,马上就好啦。”
“要多久啊~”
“现在,我们去监管者的宿舍?”
“我房间,爸爸把小饼干放在那里。”
“走吧~”
“嗯。”

奈布:呵,女人的友谊

但杰克真有艾米丽说的那样好?奈布仔细回想了自己以前和杰克的对局。

不停的追着自己,心心无旁贷的那种。
(杰克心里:可爱的求生者,抱抱。
奈布心里:这货有病吧!)

把自己丢在门口。
(杰克心里:他怎么还没摸起来?
奈布心里:法克!忘了带自摸!)

把自己放上狂欢之椅。
(杰克:……手滑
奈布:专心破译!)

总结:他不是好人!




哇!我写的什么。

睡不着,我妈拿走了我的耳机。现在是个废人。修仙时间到。


()

庄园主的吐槽

我是欧蒂丽丝庄园的主人,我的名字嘛有很多,千奇百怪什么都有。直接叫我庄园主就好。

我举行了一场游戏,用金钱和秘密吸引了一大批参与者。这是场有趣的游戏,猎物与猎人的追逐赛。猎人乐在其中,猎物只能慌忙逃窜。我要求他们用日记记下游戏过程,以便我以后回味。

但是我举行的明明是恐怖游戏!你们tm的怎么给我整成了恋爱虐狗游戏?

我给名为杰克监管者送去了一把玫瑰手杖,好让他体现他所谓的绅士风度。这应该是游戏变质的根本……

杰克的业绩直线下降,我观看游戏的兴致也直线下降。在他的游戏里我可看不见追逐赛,只有一个个小姐姐排队等杰克抱抱。是我庄园女生太多还是你杰克太飘?

为了扭转这种情况,我带来了一个刺头,不对,是佣兵,还是当过军人的佣兵。我就不信铁血军人还会让杰克抱,一拳锤死你哟。

然后我错了。

我低估了变态,那货更高兴了,业绩下降更快了。整局游戏和佣兵腻歪,不务正业。在红教堂结婚,在胡景村看海。

这个监管者没用了,垃圾站麻烦收一下。

好在其他监管者还是比较正常的,嗯,相对杰克比较正常。

靓仔小丑和前锋互撞,撞着撞着就上床上了……(很棒棒哦你们)

美丽的红蝶小姐成为了盲女海伦娜新的盲杖。

魔术师和“慈善家”走上了偷我钱的不归路。

连哈斯塔这个神也加入了秀恩爱的队伍,整个庄园弥漫着恋爱的酸臭味,单身狗的清香已经掩盖不住了。







赤贞角:

Cc_Fourteen:

超有用啊!!!

Aradny:

学到!

没啥用的光耀:

!!学到了!!!!

王不留行板归:

有用!

( •̀∀•́ ):

转需!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庄园新人,调香师——薇拉·奈尔(二)

我是薇拉·奈尔,为了完善【忘忧之香】我来到了这个恶名昭彰的庄园。

7月24日,阴
取消了去找艾米丽小姐的行程,还好出门前翻了翻日记。今天有一场“游戏”玛尔塔也会来,她可以教我遛监管者了呢。

开局遇上密码机随便解了会,就出发去找玛尔塔小姐。

我看见玛尔塔蹲在墙角捂着嘴,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玛尔塔。”
她被我吓了一跳,把我拽下来,食指抵着我的嘴唇。
“嘘,安静点。”她的眼神往一个方向瞟着。
我点点头,往她看的那个方向探探头。
那不是奈布嘛,还有一个带着面具的男人,他应该是这场“游戏”的监管者。
奈布也快要哭了,他眼角红红的,大口的喘着气。一边还说着不要?
“嘿,薇拉,我们得离开了。”玛尔塔伏用手肘推了推我。

玛尔塔看起来很沮丧,我把忘忧之香放在她鼻尖。
“闻闻吧,它可以让你忘记哀愁。”
“我想还是算了吧。”玛尔塔小姐把手搭在我肩头“薇拉,你以后可得小心杰克。”
“杰克是谁?”
“就是刚刚那个带着面具的家伙,我们刚刚偷窥他和小奈布亲热,以后他就会追着我们整局跑了。”
话是这样说,可玛尔塔看起来一点也不担心,我也没有多问。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应该是我师父,听她就行了。

那场比赛里玛尔塔小姐带着我到处转悠,然后我看见了全场唯一一个认真解码的人。他叫弗雷迪·莱利。
我不喜欢那个尖酸刻薄的家伙,所谓的上等人。但如果不是他解开密码机我们的胜负就不好说了。

7月25日,阴
昨天的比赛我们赢了,大获全胜。莱利先生吹嘘着他的功劳,我对此嗤之以鼻。他完全不知道何为谦逊,对那个有着异色瞳的慈善家先生也不友好。玛尔塔小姐这么对我说。
我想,有空的时候去见见那位慈善家先生吧。

我遇见了玛尔塔小姐让我远离的杰克,他没有玛尔塔小姐说的那样。反倒是个有礼貌的绅士。
“美丽的女士,可以邀请您与我一起喝下午茶吗?”
当然,还是听玛尔塔小姐的话比较好,我谢绝了他。但我送了他一瓶【忘忧之香】,希望他会好好珍惜。他看我眼神变得怪怪的,是因为没有人给他送过香水吗?

7月26日,阴
遇见了奈布先生,他看见后我后就一路小跑过来。
“哈,奈,奈尔小姐。哈,你没有,没有和杰克一起去喝下午茶吧。”他呼哧呼哧的喘着气。
我有些疑问但没问出来:“当然没有,与一个陌生人在一起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那就好。”奈布像是松了一口气。
“怎么了吗奈布先生?”
“不是的没有什么,没什么。”
他说完后就快速跑开了,脸还红扑扑的,真可爱呢。

7月27日,阴
海伦娜小姐感冒了,我代替她参加“游戏”。

我要收回前言,该死杰克绝对不是什么绅士,全局就逮我一个人追。用艾玛的话来说,杰克你个大猪蹄子!

有兴趣的看看前文吧
看看前文?

庄园新人,调香师——薇拉·奈尔(一)

我是薇拉·奈尔,为了完善【忘忧之香】我来到了这个恶名昭彰的庄园。

7月12日,晴转阴
这真是个奇怪的地方,明明进来前还是艳阳高照的大晴天,进来后就变成阴天了。可天气来还是一样的闷热,真不该在夏天的时候来到这里。
7月13日,阴
【忘忧之香】害得我忘记了昨天的一些事,在那个医生——艾米丽·黛儿的治疗下我才得以记起。
昨天,一个脸上缠着绷带的奇怪男人在门口等我,见我来了后说了一个号码就离开了。那个号码应该是我的房间。为了来这里我颠簸了几天,进了房间就睡了。
艾米丽·黛儿告诉我,我错过了昨天的“游戏”,新的“游戏”会在3天后开始。
当我要叫出她全名的时候,她打断了我。
“没事的,你可以叫我艾米丽。好好休息吧,明天我带你了解庄园。”
差点忘了,昨天还有个奇怪的人给了我一个日记本,叫我记录每天发生的事。ta就是庄园的主人吧。
7月14日,阴
艾米丽像她昨天说的那样带我逛了逛庄园,路上还遇见了个可爱的小姑娘。她说她叫艾玛·伍滋,那张笑脸和这个阴森森的地方很不符。
相互介绍之后,艾玛就把艾米丽小姐带走了,说是要去治疗一位先生。艾玛好像说了他的名字,可是我记不清了。
7月15日,阴
昨天艾米丽小姐仅仅为我介绍了庄园的规则,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实际操作。当我在房间调制半天香水后艾米丽还没有来,我拿起香水走出房门亲自去找她。
可我忘了我完全不知道艾米丽小姐的房间在哪。不过这个时间她应该在医务室治疗病人吧。
可当我刚准备把医务室门推开时,我听见了艾玛的声音。
“艾米丽,我要亲亲~”
“好吧好吧,可是艾玛我现在要清点一下镇静剂的数量再等等吧。”
“哦,艾米丽~我的天使~我的良药~先亲我嘛。”
还没听完我就跑开了,太刺激了。
这对话连【忘忧之香】都无法让我忘记,特别是艾玛那
一段。
7月16日,阴
今天是最后一天,明天“游戏”就要开始了。再不好好认识庄园我第一次“游戏”绝对是失败的。
艾米丽还在医务室和艾玛缠绵,我得另找人帮忙了。在餐厅我遇见了一个看书的男人,他脸上的那道伤痕触目惊心。
我无法抑制好奇,向他问起那到伤痕的故事
这大概是我最后悔的事了,他除了那道伤疤的故事还讲了许多我完全没听过的故事,为了听他讲故事耗费了我一个上午的时间。
好在一个身着黄衣的怪人,用触手把那个男人直接卷走了,他在空中朝我挥挥他的书。告诉我他叫库特·弗兰克,在他说完这句话后,那个黄衣怪人转过来看了我一眼。
无数眼睛,无数双眼睛都在盯我。这是什么怪物!我快步离开了餐厅,他是庄园的人以后还会遇见的,【忘忧之香】没用了。
但我还是不放弃,整整一个下午,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调制香水。为了忘记那张脸。
7月17日,阴
事实证明了我昨天的错误,面对那台密码机我完全无从下手。而这局的监管者貌似是个厉害角色,我在路上遇见的求生者都匆匆跑过,没人愿意浪费时间来教我。
不意外的,我第一个上椅了。我也知道了监管者是谁,那个我昨天想忘记的脸。哦,浪费我一瓶【忘忧之香】。
我很快被救了,空军玛尔塔小姐帮助了我,成功甩开监管者后玛尔塔小姐教会了我如何解电机。但是由于【忘忧之香】的后遗症我经常忘记自己破译到了哪里。
我不适合干这个。
玛尔塔小姐也发现了这个,她告诉我明天她会教我如何遛监管者。
有点期待。
7月18日,阴
今天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但我了解到“游戏”不会每天进行,中间会间隔一段时间。也见到了其余的求生者与监管者。记不得了,明天再去问问。
7月19日,阴
带着日记本来到餐厅,为了写下他们的名字和相貌。
那个带着兜帽的男人叫奈布·萨贝达,这个身高容易让人把他当成一个小男孩。但他的确很可爱,还有些害羞。奈布红着脸说:“奈尔小姐,你靠的太近了。我没有恶意,但我是个雇佣兵。嗯,雇佣兵,你知道的。”
真是个可爱的小家伙。
我想伸手掐掐他的脸蛋,但这明显不是一个贵族该做的事。强压下心里的欲望,向奈布告别,我向一旁带着眼镜的姑娘走去。她叫海伦娜·亚当斯,不错的名字。像某个著名的作家,又记不得名字了,但无所谓。
海伦娜是个随性的人,还没等我开口她就介绍了自己。她是个盲人,身于木匠之家,为了学费来到这里。我有些惊讶,身为盲人竟然会来参加这个“游戏”,行动应该很不便吧。
她猜到了我心里想法,朝我笑笑。那很漂亮。只可惜她看不见自己的笑容。
“奈尔小姐,不用担心我。我的动作远比你想象的快。”
但愿是这样吧,我不希望那么美的笑容消失在这里。
海伦娜希望我可以把她带到花园去,那里有人在等她。我很不放心,那里枯枝石子多的是,容易摔倒。
“薇拉。”她轻轻叫出我的名字“放下心,我会没事的。”
嗯……我还是带她过去了。
在花园,我看见了一位穿着和服的贵夫人。她和海伦娜非常亲密,那位夫人甚至吻了吻她的嘴角。经历了艾玛和艾米丽小姐的事我已经见怪不怪了,还觉得她们非常般配。
那位夫人朝我微微欠身,告诉我,她叫美智子来自日本。美智子小姐无论是衣着还是礼节都昭示着她的出生,不会是什么贫寒人家。她为什么会来到这里?我没有问下去,报上自己的姓名,学着她的样子欠了个身,挥手告别。
“有礼貌的求生者呢。是吧?海伦娜。”
我听见她这么说。
7月20日,阴
得到消息,“游戏”四天后举行。我还有时间去认识其他求生者。
【忘忧之香】的副作用又来了。好困,不行我又忘记了一些事。
7月21日,阴
昨天趴在桌子上就睡了。
看了看昨天的日记,我忘记了什么?去找艾米丽小姐吧,带上日记本,把路上的事记下来。
“薇拉!”
身后冒出的玛尔塔吓了我一跳,她这样说“我说过要教你溜监管者的,找了你几次都不见人,去哪了?”
“就在自己房间和餐厅来回,哦,我还去过几次花园。”我在日记本上写着。
“好吧,在游戏里我再教你吧。放心,就算失败了我也会救你的。”玛尔塔拍拍胸脯保证,这样有一种可爱的感觉。
“那你现在要去哪里?”她问。
“找艾米丽小姐,【忘忧之香】的后遗症又让我忘记了一些事,她能帮助我记起来。”
玛尔塔若有所思的点头,不过她在离开时叫我帮她把一瓶小药膏给医务室里的“常客”。
我很快知道了那我“常客”是谁,奈布,那个可爱的小家伙。他身上有许多陈旧的伤痕以及一些新的,艾米丽小姐正在为他上药。
“奈,奈尔小姐。”
他的脸又红了!真可爱!
我把玛尔塔给我的药膏递给他,说:“奈布先生,这是玛尔塔小姐给你的。我想应该是可以帮你治疗伤口。”
“嗯,谢谢你,也谢谢玛尔塔。”

“可以了,记得好好休息,小奈布。”艾米丽朝奈布踉踉跄跄的背影喊到。
看来奈布真的不知道如何与女性交流。
“看来【忘忧之香】又让你忘记了一些事对吧,薇拉小姐。”艾米丽看起来对我了如指掌。
我没说话,艾米丽也很忙,还有其他求生者需要她的帮助。
她找出一个瓶子,倒出片药递给我。
“就这样?”
“就这样,上次也是这样啊。薇拉小姐,你又忘记了。”
我拿起桌上的杯子,灌下一口水,把药片咽下去。但我还是什么也没记起来。
“耐心点,起码要一个小时药效才会起来。在这期间你可以去睡会。”艾米丽正在帮一个带着魔术帽的男人清理伤口。
我想开口问问那个男人的名字,但头昏昏沉沉的,转身离开了。
7月22日,?
我开灯看见了时钟,现在是凌晨三点。我记起那天忘记的事了。
明明记性这么差,为什么我会记得他们说的话。头疼,睡觉去吧。(补:我隐隐约约听见了隔壁间床摇晃的声音,那里是奈布房间。)
7月23日,阴
库特先生找到了我,他对我时时刻刻带着日记本感到好奇。
“嗯,是这样的。我有一种香水,叫【忘忧之香】它拥有迷人的香气。但它有些副作用,会让我忘记一些事。”
我这样回答他。
“所以您需要记录每天发生的事。”他说话有些夸张“要知道,很少或者在您来之前都没有一位求生者会这样做呢!”
“嗯,也许我该感谢那个庄园主。ta强行让我写日记行为,使我的记忆增强了。”我半开玩笑的说。
“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看看您写的日记吗?”
我的日记里没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直接递了过去。
看完我日记的库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原来哈斯塔在奈尔小姐眼里这么可怕啊。”
“哈斯塔是谁?”我问。
“就是您日记里的黄衣怪人。”库特的脸红了“其实他很帅,那些眼睛只是饰品。”
“他可以变成普通人的样子啦,还会把他的触手烤给我吃,还有……”
所以您想表达什么?好了,完美。我又发现了一对情侣。我为什么会想到又?以及我莫名其妙的感到了有些撑?
……
明天再去麻烦一下艾米丽小姐。
后文链接